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 页 >> 展览推荐 >>群展 >> 沉静的响雷:四位艺术家共探佛教与当代艺术的关系
详细内容

沉静的响雷:四位艺术家共探佛教与当代艺术的关系

春日回归,大地惊雷,越过寒冷冬日,艺术展览也伴随着春季渐渐回暖。2021年3月6日展览“沉静的响雷”于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UCCA启幕,邀请了陈丽珠、褚秉超、廖斐和邵一四位参展艺术家参与,意在通过对“佛教艺术”概念多方面的审视,试图探讨佛教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联,艺术家们基于各自对“佛教”理解,采用了雕塑、装置和绘画等多元媒介的艺术角度做出了回应,展览由UCCA助理策展人张南昭策划。

01 “沉静的响雷”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1

“沉静的响雷”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

据悉,“沉静的响雷”来自英文对《维摩诘经》充满机锋回答的意译。在五世纪的佛教经典《维摩诘经》中,面对文殊师利何为“不二法门”的诘问,居士维摩诘以“默然无言”给予回应。英文在复述这段典故时,大多使用了“thunderous silence”(如响雷般的沉寂)的翻译,为梵语《维摩诘经》和中文译本中的“沉默无言”添加了“如响雷般”的修饰。

02展览发布会现场展览发布会现场

03 UCCA馆长田霏宇先生发言UCCA馆长田霏宇先生发言

04 本展览策展人张南昭介绍展览情况1本展览策展人张南昭介绍展览情况

佛教与当代艺术有何种联系?这种联系又与传统的佛教美术存在怎样的共性?策展人张南昭在展览新闻发布会上简要介绍了对于此话题的研究。20世纪初,冈仓天心(Okakura Tenshin)和恩内斯特·费诺罗萨(Ernest Fenollosa)开创了“佛教美术” 这一学术领域,这或许从一开始就限制了我们对佛教和视觉文化关系可能性的想象。从他们以艺术史研究的目的试图揭开法隆寺梦殿的秘佛,并由此和僧侣发生的冲突中,可以看到僧侣和艺术史学家在对待同一个被称作艺术品的“物”时所采取的不同方式。

05 导览现场导览现场

与此同时,自上世纪50年代,铃木大拙(D.T. Suzuki)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佛教在西方的传播影响了战后一代的艺术家与知识分子,如约翰·凯奇(John Cage)、阿瑟·丹托(Arthur Danto)以及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并在铃木大拙的佛教观又逆向输入至东亚等国,在早期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背景中可见到这种影响。这使得原本就复杂的“佛教美术”相关问题需要进一步放置在“东—西”、“前现代—现代”、“神圣—世俗”坐标中进行审视。有关当代泛佛教文化的复杂性令我们关注到一系列问题:佛教与当代艺术和视觉文化中间是否还存在其它关联的可能性?展览便基于这些复杂交错的历史线索延伸至现当代的探讨。

展览现场

此次参展艺术家各自选择了一段唐宋禅宗的文献并展开思考,他们或从中汲取灵感创作了于此次展览首次亮相的作品,或将其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融入自己的艺术实践之中。展览分为两个主要展区,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参展艺术家廖斐将作品与空间结合起来,营造了穿插错叠的空间关系,从而形成了展览的主要间隔分区,也投射出对于古典园林、古代寺庙的符号倾向,将展览的“游走”、心性的“领悟”、作品的“障碍式”观看重叠在一起,对原本简易直白的视觉关系提出了重新思考,也传递了建筑作为肉身居所和神圣空间的解答。跟随展览中搭建的筑墙行走,颇有迷宫寻觅的体会。

07廖斐,《重力雕塑No.3》,2016岩石、木方、钢丝,尺寸可变1

07廖斐,《重力雕塑No.3》,2016岩石、木方、钢丝,尺寸可变2廖斐,《重力雕塑No.3》,2016,岩石、木方、钢丝,尺寸可变

 廖斐,《延长的直线》,2021,岩石、钢板、水泥基座,290 × 165 × 90 cm

廖斐的艺术创作始于对客体的观察与反思。不同物质所蕴含的,介于无序与几何之间,主体认知与神秘主义之间,二元性与绝对性之间的张力和关系构成了廖斐艺术实践的支点。在将注意力引向这些较为宏观和抽象概念的同时,他希望通过基础实验和观测接近物质的本身,并揭示出其所蕴含的形而上的气质。其另外两组作品与空间巧妙地结合,便透露出这些思辨的气质。《重力雕塑No.3》《延长的直线》通过对材料特质的分析和数学计算,仅凭重力将石头、木头和金属制成的组件以未加辅助固定的方式放置在一起,以此指涉有形和无形。

09陈丽珠,《冥想空间》,2019陈丽珠,《冥想空间》,2019,布面油画,双联画: 80 × 60 × 3.5 cm(每联)

10陈丽珠,《冥想空间大组画》,2018-2019陈丽珠,《冥想空间大组画》,2018-2019,布面油画,每幅80 × 60 × 3.5 cm, 6幅

陈丽珠作品多为抽象油画,围绕“空间”主题展开,通过不断地实践探究,发掘并活用色彩、笔触和画布空间在绘画中的多样可能性。其本次参展作品以绘画为主,画面颇具抽象表现主义的特征,她综合自身对于传统典籍与艺术本体思考的融合,将绘画的精神性、物质性融合在作品之中,从而创作出一组如其系列名称所示,展现出一片极为切合主题的沉静冥想空间,多层色调相近油彩的叠加让画布表面获得立体感,画面之中透露出“光”的效果氛围。

11褚秉超,《新佛说造像量度经》,2020,纸本水墨

褚秉超,《新佛说造像量度经》,2020,纸本水墨

褚秉超为雕塑系出生,他的创作涉及雕塑、绘画、装置、影像等。通过一系列长期的艺术实践,他持续关注社会性问题,并积极地展开介入。从佛像修复,到探访武术门派,再到改造山体,他用身体力行的方式探索个体与社会、艺术与现实的共生关系。《新佛说造像量度经》仿照考古学研究的方式,记录了自己通过数字技术,根据胶片、草图和建筑模型推算出释迦摩尼佛“真实”尺寸的全过程。

12 褚秉超,《造像》(静帧),2021,单频影像褚秉超,《造像》(静帧),2021,单频影像

艺术家深入佛像制造厂拍摄的现代制作过程,记录在《造像》影像作品中。引申出关于佛教造像在当代社会存在处境的探讨:在宗教逐渐被怯魅的21世纪,造像者与造像之间的关系是否能被流水线般的生产模式替代?佛的形象的标准究竟由谁来界定?佛教造像的神性又是如何被赋予的?

13 邵一,《无相系列》,2011,钢板,尺寸可变邵一,《无相系列》,2011,钢板,尺寸可变

另一位艺术家邵一受佛教信仰的影响,在创作中持续探索物体本身及其所蕴含的灵性之间的关系。通过将工业材料打造成人为图腾,或是将其与自然材质并置,展现了他对人造与自然,宗教崇拜与工业社会,内在精神与外在物质连结关系的思考。几组雕塑作品如《无相系列》《摩囉摩囉》等材料取自工业废品,而制造成颇具神圣象征意味的雕塑,如UCCA馆长田霏宇先生提到的评价“通过对工业材料的重构向我们展示了圣物与俗物之间模糊的界限”。

据悉本次UCCA的群展“沉静的响雷”将持续至2021年5月23日。

作品图文资料由主办方提供

艺讯网综合采编

展览讯息

沉静的响雷poster

沉静的响雷

2021.3.6 – 2021.5.23

UCCA中展厅、新展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