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艺术理论
  • 陈岸瑛:丹托最大的贡献是对艺术的定义

    【导读】丹托并不想从社会学意义上去理解艺术生产的环境,也不打算将艺术界理解为一个圈子或江湖。丹托所谓的“艺术世界”,最好被理解为哲学或逻辑学中的“可能世界”——他发明了一种从“可能世界”出发来定义艺术的方式,具体而言,就是用排列组合和矩阵来定义艺术,这种定义既是开放又是封闭的。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定义,因为,在当时的环境下,维特根斯坦主义者普遍认为,艺术是不可定义,也不需要定义的。您如果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可以读读我为《寻常物的嬗变》写的译者序,里面有较为简明的介绍。我认为,只有从“风格矩阵”的最

  • 现代主义末日来临之际——艺术与艺术理论的竞争

    一  1964年12月28日,美国哲学协会东区分会召开第61届年会。会议的分组议题之一是“艺术作品”。回头看来,不可能再有更值得注意的历史巧合了。因为,在当时的艺术景观中,关于艺术作品的看似稳妥的定义已经被全部抛弃,而这些定义在现代主义辉煌时期曾一度统治展墙。艺术家已经开始自行解构美术馆生产中“美”而僵化的视觉形态。任何削弱传统艺术观念的策略都受到欢迎,尤其是偶发艺术、激浪艺术和观念艺术。当作品不再体现对于艺术的传统期许,就需要新的话语对作品重新定位。当时,现代主义的自我解体正在加速,但此后很长时间人们才

  • 沈语冰:夏皮罗的决定之举:《艺术的理论与哲学》中译本提要

    《艺术的理论与哲学:风格、艺术家和社会》是夏皮罗四卷本自选集中的最后一卷。关于此卷,我曾在夏皮罗《现代艺术:19与20世纪》(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5年)的译后记里,引用施瓦布斯基的话说:“由于夏皮罗的传奇性—说到这里,他的同事中究竟多少人有资格称得上传奇性呢?—包括他那狂热的,甚至神经质的博闻强记,以及对细节严苛关注的名声,那些等待其承诺要出版的第四卷的人,有理由担心这一决定性的举动,能不能在作者的有生之年实现。与人们预料的正好相反,此书愉快地出现在人们面前,正好赶上夏皮罗九十岁生日!”1《艺术的理

  • 水墨画中的身体美学:修身与风格

    一 简单地说,身体美学就是对身体经验进行的批判性研究,改良提升作为美学鉴赏和塑造风格之载体的身体之运用。它根源于实用主义美学。实用主义美学把主动的、有意识的身体看作必要的行为基础,并认为身体为我们提供了艺术创作和美学鉴赏的媒介。身体美学把哲学的传统观念看作一种可以改良的生活艺术。故而,身体又在我们所有的经验、知觉和行为之媒介中起着建构的作用。所以,追求自我认知(self-knowledge)和自我提高(self-improvement)都将涉及身体化的修身(self-cultivation)1。 虽然西方哲学提供了我对身体美学的最初思考;但是东

  • 吴为山:我看王朝闻先生雕塑美学观——读《雕塑雕塑》杂感

    大约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还在读大学时,参加过王朝闻先生的一个学术座谈会。先生那浓郁的四川话我几乎没有听懂,尽管如此,先生酷似一座雕像的风采,至今记忆犹新,使我在读他的文章时增加了亲切感。他的雕塑《毛泽东选集》封面浮雕、《刘胡兰》、《民兵》也是刻入人们心灵的文化印痕。他谈美总是旁征博引,从雕刻、绘画、诗学、戏曲诸方面,纵论中外、涉及古今。从审美心理、接受心理的角度,独创性地提出发人深省的理论见解。切入点具体,立论高,规律性强。《雕塑雕塑》是一部在雕塑审美、雕塑理论、雕塑创作、雕塑欣赏方面入木三

  • 陈见东:存我、独行和禅——清代“京江画派”代表人物张崟的绘画思想

    [摘要]张崟是清代中期“京江画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绘画思想主要表现在四方面。首先,提出“画必荆关先筑基”,同时还提出“浑噩沉毅之气”这一范畴。其次,强调“学古要存我”要依靠对自然的观察“出入藩篱”,反对娄东派、恽南田和王翚等诸家诸派。要求“进法宋人”、“直接正派”。其三,禅思想的深刻影响。其四,对“六法”的重提。这几个方面对于京江画派风格和绘画理念的形成具有奠基作用。[关键词]张崟;思想;浑噩;存我;禅“京江画派”是一个带有隐逸色彩的画派,所以声名不十分“火爆”,其主要指清代中期集聚在镇江的一批画家

  • 楚小庆:谢赫“经营位置”对于中国山水画及画论的影响

    内容提要:谢赫提出的被后人引为绘画总法则的“六法”自古以来为画家所重视,“六法”中的“经营位置”不仅是绘画形式的重要法则,其中也凝结了画家的情感表达。本文从形神、意象、气韵这三个要点出发,分别对绘画空间的经营、绘画空间的形成以及空间形式的艺术表现作了阐述,认为中国山水画经营空间首先基于对绘画形神的关系处理,而山水笔墨意象的形成则是绘画空间创意经营的重要基础和必要条件,同时中国山水画气韵生动的意境创造是中国画经营位置的最高美学表现。文中举例说明了经营位置在绘画空间形式中的诸多美学表现方式,以此表明

  • 刘继潮:荆浩“物象之原”的发现与理论重建

    一、“物象之原”的发现 《中国艺术精神》第六章的标题是:“荆浩《笔法记》的再发现”。徐复观先生的荆浩《笔法记》的再发现,是就《笔法记》版本问题的再发现。 《笔法记》文本中的重要概念——“物象之原”,是荆浩的发明与发现。是笔者首次在自己的专著《游观: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第三章第二节中,对“物象之原”的内涵、理论价值、意义等作了原创性的阐释。笔者对荆浩发现的发现,可视为《笔法记》文本中“物象之原”[①]理论价值的再发现。[②] 徐复观认为:“他(指荆浩)的画论,直承宗炳、王微。以山林为主,实为划

  • 赵曼:什么样的人物画才能称之为“写意”

    “写意”在今天的美术界已经被放大了含义,它不再是中国画所独有的一种艺术形式,似乎任何非写实的艺术创作都能以之命名,不仅如此,在文化界及许多商业营销领域,“写意”,也正在被滥用,只要想弄出稍有玄虚意味的概念,都被冠以“写意”之名。时代在改变,汉字古老的正音正义正被消费文化大规模颠覆,严肃的专业术语被裹挟在所难免,但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还是有必要认真的探索传统经典的内涵并以之为自己创造实践的准绳。关于学界对“写意”的概念,本文不再赘言,单就写意人物画的判断,结合创作实践梳理几个要点。谢稚柳先生早在20

  • 刘继潮:让“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回归本体意涵

    一我们在谈论中国画写意精神时,首先要搞明白中国古典写意绘画与西方古典写实绘画的根本差异。西方古典绘画是视觉反映论的写实路径,它的生成机理是再现视觉所看到的物象,描绘近大远小变相的透视比例与空间。中国古典绘画是本体宇宙论的写意路径,它的生成机理是以本体之观感悟物象之原,表现心源中意象的原比例与空间。如果,没有搞清楚中西古典绘画的根本差异,在写意与写实的路径、理论混淆的前提下,来谈中国画写意问题,往往是一笔纠缠不休的糊涂账,谈论者与接受者都将坠入云里雾中。二中国古典绘画本体宇宙论的写意路径,是在相对

  • 张晓凌:中国美术现代性的起源

    中国美术现代性具有内生原发性质 中国文学、中国美术现代性建构的逻辑起点究竟始于何时?西方汉学界的主流看法是,既然从“天下”意识形态转向个体性的民族国家,从传统的“宇宙主义”(天人合一)走向辩证斗争是中国现代性的标志,那么,很显然,回应西方文学、艺术的挑战即为中国文学、艺术现代性的开始。据此,1916 年胡适的“文学改良八事”,或 1918 年鲁迅的《狂人日记》,便可视为中国文学现代性的起点。国内文学史界、美术史界大都屈从这一看法,美术史家在撰写现代史时,大都习惯性地从 1918 年的“美术革命”开始着墨。 上述观

  • 皮力:21世纪水墨研究刍议

    水墨是古老东方文化对于杰出的贡献。相比诸如油画或细密画的艺术媒介,水墨是水与墨在宣纸上更自由和偶发的流动,其文化特性在于笔、墨、水、纸四种材料的可控和不可控之间生成的感悟。经过千年的发展,它一直带着东方文化那种重直觉重经验的基因,昭示着从精微处感悟大千世界的特殊精神沟通方式。与同时水墨也和传统文化的各个部分结合在一起,比如释道儒的信仰、园林、书斋、雅集、文玩等等,因此今天的论者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传统的水墨既是艺术的语言和媒介形态以外也是生活方式和文化仪式的集合。进入18世纪后,有着千年历史的水墨开始

  • 刘翔:大音希声 ——读沈语冰的研究性译著《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

    塞尚和中国语境中的塞尚  保尔•塞尚早已经被公认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可是在生前,他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承认。他没有学生,他孤独工作的成果得不到家人的欣赏,在朋友中也深受误解和轻视。媒体讥讽为“无知的拙劣画家”,去世前一年,还有批评家认为他的画是“喝醉了的掏粪工的绘画”。(参梅洛-庞蒂:《塞尚的疑惑》刘韵涵译,载《眼与心:梅洛-庞蒂现象学美学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塞尚一生为抑郁所苦,在他的朋友左拉看来,塞尚近乎是一个病态的、失败的艺术家。当然,塞尚在生前也不乏知己,毕沙罗说:

  • 李昌菊:构建中国当代美术价值的主体——评《构建——尚辉美术研究与批评文集》

    从激情满怀的留学生走出国门上下求索,到琳琅满目的当代艺术异军突起畅行海外,中国美术已大步跨越一个世纪多的起伏跌宕。一百多年前中国美术的现代性转身,触发其与西方美术的冲突、吸收与融合,中国美术被推人现代发展的快行道。时至今日,历经曲折的中国美术格局已是蔚然大观,创作者众多,作品极为丰盛。中国现当代美术形态如此复杂,内涵如此丰富,成果如此丰硕,除了变化的社会文化环境,除了积极的艺术探索实践,还有理论家的推波助澜和倾力建构。一直以来,有着知识分子情怀的理论家们殚精竭虑,不懈地推动引导着美术实践,密切关

  • 徐唯辛:思考现实社会的艺术家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艺坛出现了耐人寻味的变化。一方面是主流艺术的商业化与时尚化;另一方面是一些艺术家以更加清醒的眼光看待生活与艺术。这两种趋向之间的巨大反差,使批评家有关中国当代艺术的概括往往难以一揽全局。尽管市场、票房、上座率、收视率和拍卖纪录引领着媒体的视线,但无论从人的精神面貌还是从艺术史的演变着眼,后一种趋向更值得我们关注,虽然在商业消费大潮中它并不引人注目。  徐唯辛是当代画坛关注、思考现实生活的代表性人物。他代表了这样一种选择,一种异于主流趋势的生活心态和艺术心态——既不全神贯注于市

  • 马襄:康有为、陈独秀、鲁迅、徐悲鸿革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命

    什么是革命?辞书上说:“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那么“革命”在本文来说,就应该是“新文化运动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推翻了封建阶级统治的“文化行动”了。1917年康有为在《万木草堂藏画目》之“国朝画”章节中所提出的画学革新思想,成为其时批评传统中国绘画之先声:“中国画学至国朝而衰弊极矣。岂止衰弊,至今郡邑无闻画人者。其遗余二三名宿,摹写四王、二石(石溪、石涛)之糟粕,枯笔数笔,味同嚼蜡,岂复能传后,以与今欧美、日本竞胜哉?盖即四王、二石,稍存元人逸笔,已非唐、宋正宗,比之宋人,已同郐下,无非无议矣。

  • 马襄: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画技法初探

    青绿山水在中国山水画里比起水墨山水起源要早,但随着水墨画的兴起和文人画的成熟,青绿山水画遭到贬抑和歧视。然而,不论是历史还是现在,青绿山水在各个历史时期都留下了灿烂篇章,熠熠发光。中国绘画的历史传统流传至今天,时代发生巨大变化,各种流派与各类画种互相借鉴,共同发展,而不是互相排斥,互相贬低。青绿山水画是中国工笔重彩画范畴的画种。工笔重彩画包括重彩人物,重彩花鸟,重彩山水。说起源,工笔线描早在七八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就有双凤朝阳的骨刻,仰韶文化中有鱼形,鸟形的图案,这类题材是这一时期重要的文化

  • 水天中:艺术与婚姻之 林文铮和蔡威廉

     林文铮和蔡威廉是勇敢追求自己爱情的一对,但蔡威廉在抗日战争时期不幸早逝,而林文铮对她的感情始终不泯,直至演化为命运的悲剧。  林文铮(1903—1990),美术史家,法国巴黎大学毕业,归国后受蔡元培委托,于1927年与林风眠共同筹办国立艺术院(今中国美术学院),后任国立艺术院教授兼教务长。蔡威廉(1904—1939),蔡元培之女,画家,法国里昂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国立艺术院西画教授。林文铮是深得蔡元培赏识的青年学者,但他与蔡威廉的婚姻却并不是来自父母之命,而是他们自己争取的结果。蔡威廉留学归来之后,以她的家庭背景和个人才

  • 陈晓峰:中国艺术批评的现状

    批评本来是一个需要仰望星空,严肃的、独立的承担,现在变成欲望生成器,于是变成赤裸裸利益交换的工具。中国艺术批评不是没有需要,而是批评已死,批评家们在开会说话,究竟谁在关注艺术批评?这是需要聚焦的问题。奖项的交流性没问题,问题是批评的对象在哪里?批评又处在什么样的土壤当中?这个沟通会能够解决“批评已死,还是市场有需求”?等等,这些都是棘手问题。否则,在问题的背景下,这个评论沟通会很容易被解读为利益诉求看门的工具,还是能够引领解决问题的加速器,这都值得关注。批评家是一个时代的守门员,以及某种意义上的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