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协同创新
  • 学生概念设计: 你如何定义“终止怀疑”的界限?

    在工业设计项目中,学生学习设计的基本知识。我们也鼓励学生扩大实践范围,去参与真实生活中设计公司利润可观的项目。因此,学生概念项目,必然在现实部门中适当放宽,因为我们不想限制学生的创造力。但问题在于,这个界限在哪里?对于研究和理解须解决的问题应该有一个绝对要求,这应该存在底线。因为了解我对缝纫机的痴迷,有人给我发了一个有关这台折叠缝纫机概念的链接,该链接来自伦敦毕业生设计展览。我宁可他们不这样做,因为担心这像这样的概念作品会坏了工业设计的美名,尤其是工业设计行业已承载了如此之大的压力。对我而言,这

  • 设计工作室:好的,不好的和科学的

    在设计圈内关于设计工作室的方法论的著作并不少。然而,为了真正懂得设计工作室是如何运作及其原因,设计者必须看到超越设计以外的——尤其是社会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人们太过频繁地临时机动地处理设计问题。团队碰到设计问题,抓住第一个想到的点子。如果这个点子行不通,就重新开始另一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设计工作室方法论提供了一个更加结构化的方法。虽然有不同提议——从 Ungar 和White最初的2008方法论案例分析,到Will Evans今年早些时候描述的更为复杂的变化——它们都有相同的基本流程。在Case Common,我们使用打印稿

  • 50天50个设计问题,真实世界的创新

    最近我旅行了2517英里,想要用设计在50天里解决50个问题——这次旅行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它让我从根本上重新思考自己对用户体验设计过程的理解。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挑战,想要测试自己解决问题设计能力的极限——不管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为了做到这一点,我离开了舒适的电脑椅,去往未知的远方。每天,我都有24小时来观察问题,尝试解决然后交流解决方案。用我有限的预算,从沾满污垢的后街旅店,到熙熙攘攘的城市,我踏遍了欧洲,试图解决我每天观察到的不同社会问题。这个项目本身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体验。有时候,问题解决地还不错,有时

  • 设计管理三板斧:坚持战略、死磕到底、解放团队

    上周五,我参加了今年的IxDC互联网产品大会,也受邀做了上午的开场演讲,跟大家分享了下我自己和小米在设计管理方面的一些心得想法。现场的气氛比我想象中还要热烈。早上9点不到,会场就已经坐得满满当当。胡晓(IxDC 交互设计专业委员会 秘书长)告诉我,互联网产品设计师的圈子越来越活跃,交流学习氛围越来越热。移动互联网走向成熟和互联网硬件创业的崛起,给这个行当添加了很多热力。我觉得很兴奋,因为我就是设计师出身。我自己就非常关心设计管理的话题。一直以来,我在一线做产品经理、设计师和市场营销的时候,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我

  • 设计方法会创造创造力还是扼杀创造力

    当分析家认为,刀是用于实践的,总会有些东西在过程中被杀戮。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至少是在艺术领域……总会有些东西在过程中被杀戮。但在艺术中人们较少注意到——同样,总会有些东西被创造。——罗伯特M.Pirsig,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我对在设计方面少有经验的人教授设计过程。一门叫做设计健身房的课程总是反响积极。有了这把具有分析思维的新刀,人们觉得,在生活中使用这把刀组织思想和用新方法解决问题,这既让人兴奋又充满能量。当我对非设计者讲述其他更好理解设计的框架时,反应有时却是有争议的。几个月前,在一次设计者互动活动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