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多元协同
  • 学生概念设计: 你如何定义“终止怀疑”的界限?

    在工业设计项目中,学生学习设计的基本知识。我们也鼓励学生扩大实践范围,去参与真实生活中设计公司利润可观的项目。因此,学生概念项目,必然在现实部门中适当放宽,因为我们不想限制学生的创造力。但问题在于,这个界限在哪里?对于研究和理解须解决的问题应该有一个绝对要求,这应该存在底线。因为了解我对缝纫机的痴迷,有人给我发了一个有关这台折叠缝纫机概念的链接,该链接来自伦敦毕业生设计展览。我宁可他们不这样做,因为担心这像这样的概念作品会坏了工业设计的美名,尤其是工业设计行业已承载了如此之大的压力。对我而言,这

  • 设计工作室:好的,不好的和科学的

    在设计圈内关于设计工作室的方法论的著作并不少。然而,为了真正懂得设计工作室是如何运作及其原因,设计者必须看到超越设计以外的——尤其是社会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人们太过频繁地临时机动地处理设计问题。团队碰到设计问题,抓住第一个想到的点子。如果这个点子行不通,就重新开始另一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设计工作室方法论提供了一个更加结构化的方法。虽然有不同提议——从 Ungar 和White最初的2008方法论案例分析,到Will Evans今年早些时候描述的更为复杂的变化——它们都有相同的基本流程。在Case Common,我们使用打印稿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