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 页 >> 协同创新 >>多元协同 >> 学生概念设计: 你如何定义“终止怀疑”的界限?
详细内容

学生概念设计: 你如何定义“终止怀疑”的界限?

在工业设计项目中,学生学习设计的基本知识。我们也鼓励学生扩大实践范围,去参与真实生活中设计公司利润可观的项目。因此,学生概念项目,必然在现实部门中适当放宽,因为我们不想限制学生的创造力。但问题在于,这个界限在哪里?对于研究和理解须解决的问题应该有一个绝对要求,这应该存在底线。

 

因为了解我对缝纫机的痴迷,有人给我发了一个有关这台折叠缝纫机概念的链接,该链接来自伦敦毕业生设计展览。我宁可他们不这样做,因为担心这像这样的概念作品会坏了工业设计的美名,尤其是工业设计行业已承载了如此之大的压力。对我而言,这一设计显现出设计者缺乏对须解决问题的理解;但你们其中的一些人会认为这正是可贵之处。请继续往下读。



最初的想法是值得称赞的:设计一台有亲和力的缝纫机,它可以折叠成平板便于储存又操作简单,这样就可以鼓励更多的人自己缝缝补补。这一切都非常好。我认为问题出在设计者似乎没有做任何功课来了解人们究竟是怎样使用缝纫机的,以及实际上是如何操作的。



第一个问题在于,这一概念对针脚选择类型只设计了两个按钮:直线型和锯齿型。但是没有调整针脚长度和锯齿宽度的两个关键性缝纫细节。这类似于只能切割一种高度的桌上型锯床,或者只能绕半径为50英尺的角转弯的汽车,不能大也不能小。

 

第二个问题在于没有手轮。所有缝纫机右侧所见手轮是裁缝做精细工作时使用的。不管是手轮还是上下调整针脚的按钮,对缝纫的全过程是绝对必须的。缺了这个,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将无法取下布料。比如当停下踏板而针刚好停在“向下”的位置穿透织物的情况。

 

第三个问题在于没有可见方法抬高或降低压脚。缺了这个,实际的缝纫将无法操作。

 

第四,未见实际的线,顶端也没有插线钉将线送入缝纫机。我曾见过新式的以胶卷盒形式送线的缝纫机,它被设计成透明的,这样裁缝就知道线什么时候会用完——一个非常关键的细节,如果你正在缝纫并快要完成一件衣服的话。


该设计中也没有缠绕绕线筒的装置。每一台锁式线迹缝纫机都有内置的将线从插线钉缠绕到绕线筒的设置,因为仅有线轴是无法缝纫的。

 

除此以外,还有一点我们可能听之任之的:机身不允许安放发动机。这似乎是学生概念作品中经常被遗漏的部分。学生会这样辩解:“嗯,未来的电动机将会很小,所以在这里或者那里可以安放一个一安培的电动机。”

 

我可以忽略最后一点,但无法忽略前面五点。所以,回到问题上来:如果学生设计者在研发一个概念,难道他们不应该透彻理解被重新设计的物体以及人们实际上如何操作?如果你在设计一把锤子,难道你不该先敲几颗钉子,翻阅木工手艺杂志,或者与建筑承包人聊聊?

 

或者你认为这一概念中“可以做任何事的魔力盒”性质在设计界是必须的,而对于实际操作中的某些忽略是取得突破的好方法?有人会说,熟悉全部已有形式要素的设计者定会设计出与已存在的物品太过类似的东西,因为他们无法超越已建立的设计盒子。

 

我对最后的观点不敢苟同,但我也只是个平凡人。我想要听到你的想法,我也希望自己能将学生和专家们的意见完美地融合。

作者:罗伯特 A. Curedale 翻译:王玉洁来源:core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