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 页 >> 艺术创作 >>架上绘画 >> 在思索中走向突破——范扬的中国绘画创作
详细内容

在思索中走向突破——范扬的中国绘画创作

物以神聚  范迪安

       范扬先生在当代中国画坛负有盛名,从1984 年创作的大幅主题性作品《支前》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开始,几十年来,他在艺术上激情涌发,以开阔的思想观念不断探索,笔耕不辍。他的画路宽广,山水、花鸟、人物皆长,写意、工笔、书法跨界贯通,喜欢在表现题材和形式语言上多做尝试,从挑战自我出发,达到得心应手的境界,大幅创作与精致小品均追求意境之美和笔墨品质,以高产的积累和鲜明的个性成为当代中国画艺术开拓创新的一位重要代表。 

       以中国画的当代发展为理想,范扬一方面坚持深研传统、广收博取,体现出一种从融通到转化的学术智慧;一方面坚持深入生活,神游自然,以捕捉和表现物象的“神态”为追求,敏锐感受万物生命的情状,把握创作感兴的“禅机”。取象造型视角新颖,出其不意,构势造境落落大方,清朗畅怀,用笔用墨用彩浑然贯气,语言节奏与情感节奏交相迸发,在笔墨语言上自成鲜明的体格,焕发出生机蓬勃的时代气象。

       在山水画创作上,他承继宋元以降大山大水的传统,朝向“笔厚墨沉”的美学境界。他在走进大自然之时敞开胸襟,直接体验自然给予的感受,体察造化之妙。他所画的山水不拘地域之限,以超越传统的视角既画纯粹自然的山水,也画与田园、村镇乃至都市关联的山水,体现出一种具有当代视野的“大山水观”。近十年来,他在对景写生上尤下工夫,从太行到巴蜀,从皖南到云贵,从国内到海外,临场所感,逸兴盎然,性情所致,笔不能收,写生数量巨大,画出了可观、可居、可游的山水情境。“写生范扬”一词,不仅表现了他在山水写生上拓开的新途,也表明他在“写生”与“创作”同一性上所达到的精湛水平和时代高度。

       在人物和花鸟上,范扬也同样信手拈来,皆成文章。他的花鸟画章法别致,意态不凡,在笔线、墨色与色彩上放松自如,花鸟形象与形式语言都散发出活泼生机。在人物画上,他既有用浓墨大笔表现的乡土风情,笔墨粗犷有力,显示出继承传统文人画的大写意风神,也有以墨彩并茂的形式画出的高士与罗汉,可见他在文人画系统之外还取用传统壁画、木版年画等民间美术资源,别开一方情趣。

       作品形态多样而精神内在统一是范扬艺术的鲜明特征。万物华发,竞相自由,世相多姿,纷呈生机。在范扬笔下,物以神聚,生活与生命的光彩尽显其神。


 

实事求是, 如是我闻——范扬“ 世事绘” 评说  锦鳞

       范扬最近画了一组“世事绘”,新鲜而有意思。

       范扬画的这些画儿,比照崔永元的一档节目叫作“口述历史”,让一些活着的老人说亲身经历的事件,我也给起个名目,叫作“画说当下”。“口述历史有小崔,画说当下看老范。”范扬画的这些世事时事,都是当下发生的事情,人事不远,情境犹在,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些事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有图为证,真实不虚。范扬用水墨画的手法,直接勾描世事众相,有他的真切直接,不用曲折晦涩的隐喻,而是放笔直取,探囊取物,实事求是,如是我闻。

       这样的画儿不多见的。乍一看,也觉得不稀奇,也就是照着报社图片看了画了。但仔细想想,在古往今来的画作里并不多见。就好像小时候听的哥伦布竖鸡蛋的故事,挺容易的,但范扬做成了这件事。

       范扬其实挺用功的。俗话说,早起的鸟儿觅活食。范扬早上起来,先是到门口取了《新京报》,看着看着,便画了起来,早饭前,就画成了一二幅。晚上的《北京晚报》也是必读的,有了好图片,范扬便来了兴趣,拿起笔就勾。小学里,老师教我们写日记,说是“日记日记,日日要记;一日不记,就会忘记”,范扬的这些图画笔记,也是“日日要记”的产物吧。 

       范扬的“世事绘”,有他即时即刻的反应,有着敏锐随机的笔法;有他关心不乱的凝视,也有着关爱生活的热情。你看着这些画儿,能唤起你的影像记忆,能找到你的情绪共鸣。举个例子。这些天,索契冬奥会天天有新闻,我们看电视,说事儿,大家关心。范扬也不例外,几乎每天都要为冬奥会画上一二幅。他画了李坚柔好运气,为中国队夺首金,画了张虹夺冠,画了霸气周洋,也画了外国娇娃的冰舞。范扬小时候练过两天拳击,中国拳手邹市明从业余打进职业,拳坛“农转非”,老范替他担心。看着邹市明他老人家一步一步往上爬,真替他捏把汗。结果,邹市明连战连胜,“拳”力向前,“KO”了对手,老范高兴,立即画了《邹市明在训练中》,画面上邹市明面带杀气,勇猛击打,画出了老范对他的期待和钦佩。

       范扬画画是用情颇专、用志不分的。他的画儿鲜活生猛,看似随意,实则用心,恰好是合了禅宗所云“活泼泼的”精神志趣。

       日本人有“浮世绘”,也是画世俗情境。今天,范扬的“世事绘”,也大抵是写实写意,描摹世情百态风物万种,用图画记录自己的一些印象影像吧。

       我想,同道和朋友们是会喜欢他的“世事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