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综合材料
  • 魏华:徐冰的艺术世界——过去与未来

    在恍然一逝的过去十五年中,徐冰俨然已从一位中国艺术家成长为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艺术大师,你可能曾经不了解他,但一旦清楚他的艺术历程后,你就会觉得看似云雾中缥缈的一切,其实在他艺术生命的初探中已暗合了这种趋势!徐冰是重庆人,早年随着“上山下乡”理想主义式革命浪潮的喷发,他在1974年高中毕业后就去了山区农村插队。1976年开使发表作品和参加画展,1977年便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当时的中央美院典型是一个培养年轻艺术才俊的殿堂,而当徐冰在这里就读时,插队时的那种无名压抑感,在艺术自由的渲染下,创作冲动被热烈地激

  • 张晓凌:东方的自觉与彻悟——唐近豪的抽象绘画

    唐近豪从事抽象绘画已有 30 多年的时间,笔耕斧削不辍至今,实绩已蔚然大观。读唐近豪的作品,既为其轻如游雾,重似崩云的视觉效果所震动,也被它储养丰颐的意涵所吸引,不免常彷徨、盘桓于率意超旷、无惜是非的画面之境, 多有身心俱醉之感。从上世纪 70 年代开始,唐近豪就辗转于法国、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 国举办展览,其作品被多家重要文化机构收藏,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1995 年,唐近豪携 50 余件作品来北京办展, 《人民日报》还专门为此刊发了消息。然 而,限于当时国内抽象艺术生态之壅塞,这次展览未能引起足够的关注。这

  • 汉娜·赫希:使牢固的界限变得模糊

      《用达达厨刀切过德国最后的魏玛啤酒肚文化时代》  在西方现代艺术史上,汉娜·赫希(Hannah H ch,1889~1978)是一位曾一度被忽视的人物。尽管她的创作生涯长达60年之久,但在以往的艺术史叙述中,她在视觉艺术领域的开创性贡献,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被低估,即便是在有关达达主义的专论中,她的成就也常常被其男性同道的锋芒所遮蔽。  赫希是由她当时的情人拉奥尔·豪斯曼带入达达圈子的,自从理查德·胡森贝克从苏黎世将达达的“火种”带回德国,豪斯曼就和他一起成为了柏林达达的核心人物。在整个柏林达达期间,惊世骇俗的达达事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